电话020-84668848 邮箱admin@transrand.com

广州市场调研-市场调查公司-投资分析报告 华夏经纬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正文

世界银行新报告提出了几个新标准,对贫困有更仔细的审视

时间:2018-10-24 17:24:00 阅读:258 编辑:admin 来源:市场调查公司

由于很高的极端贫困率在全球不再多见,对穷的理解变得更加细腻。

上周,世界银行发布两年一期的《贫困与共享繁荣 2018:拼出贫困的拼图》报告(Poverty and Shared Prosperity 2018: Piecing Together the Poverty Puzzle),通过一些新的方式,进一步审视了全球贫困问题。

其中一些问题,或许能增加我们对这一议题的了解:

极端贫困人口(每天生活费低于 1.9 美元)在全球人口的占比是多少?

世界极端贫困人口占比已由 1990 年的 36% 降至 2015 年的 10%。

而极端贫困人口的分布高度集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并且这一趋势将持续下去。2015 年,撒哈拉以南非洲极端贫困人口超过其他地区总和,到 2030 年,比例将接近 90%。

报告指出,2013-2015 年间贫穷总人口减少 6800 万余人,相当于泰国或英国的人口。但一方面,减贫趋势减慢,原定 2030 年底前将全球赤贫人口比降至 3% 以下的目标恐怕难以实现。

另一方面,有一半国家已将极端贫困率降至 3% 以下。但贫困并未根除。在这些发展水平较高的国家,既有国际贫困线(每人每天生活费 1.9 美元)已难有效、全面衡量贫困。

以每日 5.5 美元为门槛,全球贫穷人口的比例是多少?

46%。

现监测贫困状况的主要标准有国际贫困线,即按 2011 年购买力平价(PPP)计算,每人每天生活费 1.9 美元(约合人民币 7.3 元),各国根据通胀率调整。

但如上所述,这一标准在许多发达地区的意义正在变小。在此基础上,世界银行建立了补充性的新标准:每人每天生活费 3.2 美元(约合人民币 12.2 元)的中等偏低收入贫困线,以及每人每天 5.5 美元(约合人民币 21 元)的中等偏高收入贫困线。

采用扩大的贫穷判断标准之后,报告发现全球贫穷人口“高到令人难以接受”,且经济成长的果实“在不同区域和国家间分配不均”。

以每日 5.5 美元为门槛,全球贫穷人口比例在 2015 年达到 46%。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的这一比例达到 84.5%。而以每日 3.2 美元为标准,全球贫困人口达到 26.3%。

在中国,由低至高的三档标准下,贫困率则分别为 0.7%、7.0%、27.2%(2015)。

为了给国际贫困监测提供参照基准,1991 年,世界银行根据当时的购买力平价提出了每人每天 1 美元的世界性贫困标准。此后,贫困线被数次上调。

相对贫困人口有多少?

21 亿。

要实现相同的生活基本功能,在各国,对商品的需要会有所不同。例如,在最贫困的国家,进入就业市场可能只需要衣服和食物,但在较富裕的经济体则需要网络、汽车和手机。

社会贫困线(societal poverty line)是基于极端贫困与各国依消费中位数而异的福利相对维度两者的结合,随平均收入增长而增长。社会贫困线可以更多反映增长成果分配的信息。但显然,无论是比例,还是人数,社会贫困的削减都显得更加困难。

1990 年,社会贫困率(绿)为 44.5%,比极端贫困率(蓝)高出约 8.6 个百分点。到 2015 年,差距翻了不止一倍,达到 18.4 个百分点。

2015 年,21 亿人相对于他们所在社会而言是贫困的,几乎是极端贫困人口人数的三倍。自 1990 年以来,社会贫困率在所有发展中地区都趋于下降,但在高收入国家一直处于静止状态。

如果不限于货币贫困,这个数字又是多少?

会增长约 50%。

收入或消费是世界银行估计贫困的传统依据,但未能涵盖福祉的所有方面。比如,每天收入超过 1.9 美元的人,仍然可能无法获得水电等、医疗卫生服务和安全保障,他们仍然很贫困。

世界银行的多维衡量标准基于三个维度:收入/消费、受教育机会和水电等基本服务。2013 年左右的 119 个经济体中,有 11.8% 的人口处于货币贫困(下图中蓝色),但算上获得教育(橙色)和水电等基本服务(黄色)的机会缺失,多维贫困人口总计达 18.3%。

在多少国家,最贫困人口的收入呈现增长趋势?

根据已有数据,约四分之三的经济体正在经历这种增长。

这里有两个概念。其一被世界银行称作“共享繁荣”(shared prosperity),指的是各国最贫困 40% 人口(也称底层 40% 人口)年均收入或消费的增长。因此,共同繁荣若是正数,说明贫困人口正变得富裕起来。

另一个则是共享繁荣溢价(shared prosperity premium),是指这一群体年收入或消费的增长率,与所在经济体年均增长率之间的差额。溢价为正,则表示底层 40% 人口的收入占经济体总收入份额正在增加。

在有数据的 91 个经济体中,有 70 个国家共享繁荣为正数。也就是说,在 2010-2015 年期间,77% 国家贫困人口的收入出现了正增长。这当中,约有三分之二(49 个)的经济体共享繁荣溢价也为正数(下图图二 A 组),即,在经济“馅饼”中获得了更大的份额。

对贫困人口来说,最糟不过两个指标都为负数,意即其收入不但在降低,且降幅比其他人群更大。19个经济体(C 组)遭遇了这种情况,其中不乏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塞尔维亚等欧洲国家。

在中国,底层 40% 人口年均收入增长 9.11%,在 91 国中位列首位,共享繁荣溢价则是 1.74%,排到 15 名。但也需注意,反映收入分配平等程度的基尼指数,在 2016 年达 46.5,且趋势并不乐观。

2010 -2015年左右,各国共享繁荣指数(暖色表示负数,冷色表示正数,越接近深蓝则增长越大;灰色表示数据缺失)

此外,因数据缺失,整体情况要差得多——只有四分之一的低收入国家,以及 4/35 个公认的脆弱和易受冲突影响国家拥有数据。

相关新闻

QQ在线咨询
给我们留言

咨询电话

020-84668848

关注公众号

电话回拨